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市场 >
栏目导航
热门新闻

锐参考 这一套越来越不灵了 西方“正经历前所未有的孤立”……

发布日期:2022-04-07 03:01   来源:未知   阅读:

  他们言必称“国际社会”,口口声声所谓“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句句不离“站在一起”,但细究起来,不过都是些道德绑架别国、生拉硬拽盟友的手段而已。

  3月30日,中国驻所罗门群岛大使和所外交与外贸部常秘草签了中所双边安全合作框架协议。中国驻所使馆网站在发布相关消息时指出,作为两个主权独立国家,中所双方致力于在平等、相互尊重和互利共赢基础上开展执法和安全合作。签署协议符合国际法和国际惯例,有利于所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有利于维护和促进太平洋岛国地区国家共同利益。

  3月30日,中国驻所罗门群岛大使和所外交与外贸部常秘草签了中所安全合作框架协议。(图片源自中国驻所使馆网站)

  他们言必称“国际社会”,口口声声所谓“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句句不离“站在一起”,但细究起来,不过都是些道德绑架别国、生拉硬拽盟友的手段而已。

  3月30日,中国驻所罗门群岛大使和所外交与外贸部常秘草签了中所双边安全合作框架协议。中国驻所使馆网站在发布相关消息时指出,作为两个主权独立国家,中所双方致力于在平等、相互尊重和互利共赢基础上开展执法和安全合作。签署协议符合国际法和国际惯例,有利于所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有利于维护和促进太平洋岛国地区国家共同利益。

  3月30日,中国驻所罗门群岛大使和所外交与外贸部常秘草签了中所安全合作框架协议。(图片源自中国驻所使馆网站)

  请注意,这里特别强调了“主权独立国家”概念,中国正是以这样的立场同别国开展合作。但在某些自视甚高的国家看来,“主权独立”似乎是不存在的,自己有界定其他国家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的特权。一个这么干的典型国家,就是澳大利亚。

  上周,一份据称是中所安全合作协议草案的文件开始在海外社交媒体上流传,并引发澳大利亚政府官员关切,尽管此前中方已多次就中所警务和安全领域合作阐明立场,澳官员却固执认为“中国没必要输出其警务力量”,并声称这可能动摇太平洋地区现行安全合作机制,对岛国没好处。

  他们如此危言耸听是刻意忽视了所罗门群岛政府在专门发表的声明中强调,所方有扩大多元化合作的实际需要。这种多元化合作对岛国有没有好处,只有岛国自己最清楚,澳方却总妄图为岛国“代言”,澳个别政客甚至散布所谓中国“胁迫”谬论,蓄意制造紧张氛围。

  事实上,所罗门群岛在2017年就与澳大利亚签署了安全协议,总理索加瓦雷只不过是想通过与中国加强合作进一步协助所罗门发展,就令澳方如临大敌,澳国内还出现了认为总理莫里森在“阻止中国”方面失败的论调。

  莫里森政府当然对此坚决否认,据《澳大利亚人报》网站消息,莫里森本周仍在做最后努力,尝试争取“太平洋大家庭”成员巴布亚新几内亚和斐济等国的支持,“封杀”拟议中的中所两国间安全协议。报道称,澳方最近几天不停提醒所罗门群岛,澳政府为该国提供了大量发展援助,并且还在去年向该国部署军警帮助平息骚乱等。

  终于,不胜其扰的索加瓦雷在3月29日发表了一场激烈的演讲,驳斥澳方所谓的“担忧”。他表示,所罗门无意卷入任何地缘政治权力斗争,也不会“选边站”,所谓中国在太平洋地区构成安全威胁是“一派胡言”,而所罗门当局被西方国家贴上了不适合管理主权事务的标签,这是“极大的侮辱”。

  3月底,美国国务卿布林肯马不停蹄出访中东多国,并在约旦河西岸与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举行了会晤。布林肯对阿巴斯表示,美方希望恢复被前总统特朗普破坏的美国与巴勒斯坦关系。不过有外媒注意到,这次会谈气氛很不融洽。因为最近几周,巴勒斯坦方面与西方国家就俄乌冲突问题产生了分歧。

  有多个西方外交界消息人士对法新社透露,巴勒斯坦因为没有谴责俄罗斯而激怒了西方国家外交官,这些外交官要求,接受欧盟援助的巴勒斯坦当局应当跟他们一道谴责俄罗斯。而心里憋着一股火的阿巴斯,在同布林肯会谈时毫不客气地说:“欧洲最近发生的事情表明,赤裸裸的双重标准正大行其道,因为以色列的占领罪行已达到种族歧视甚至种族清洗的地步,却没有人要求以色列对其行为负责。”

  西方国家自身劣迹斑斑,却总想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对别国指指点点,巴勒斯坦总统的回应还算克制,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的表达则更为直接。

  3月初,包括欧盟成员国在内的二十多个驻巴外国外交使团的负责人曾联名致信,要求巴基斯坦表态支持谴责俄罗斯,这一无礼举动引发巴总理猛烈回击。伊姆兰汗在一次政治活动上对西方喊话:“你们把我们看成什么了?是你们的奴隶吗?你们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

  有没有这么一封给印度的信尚未可知,但西方国家的确曾试图拉拢印度加入谴责俄罗斯的阵营。

  在俄乌冲突爆发后,印度作为美国主要盟友一直拒绝公开批评俄罗斯,反而加大了从俄罗斯购买石油的力度,这令西方国家格外不爽,多国领导人轮番出面劝说印度,其中英国格外卖力。3月22日,英国首相约翰逊还在与印度总理莫迪通话时想说服莫迪对俄罗斯“采取更加强硬的措施”。结果却只加大了英印两国对乌克兰局势的立场分歧,据英国《卫报》报道,原定即将访印的一支英国高级别跨党派代表团因遭到印方反对而在“最后一分钟被召回”。

  为什么印度对西方失去了信任?印度经济学家米希尔夏尔马近日投书美国彭博社探讨了这个问题。文章指出,印度有理由怀疑它是否过于信任西方。就在欧洲和美国为制裁俄罗斯的速度和效力而沾沾自喜的时候,它们似乎对这些制裁对世界其他国家的影响视而不见。

  夏尔马表示,鉴于欧洲国家自己也尚未摆脱对俄罗斯能源供应的依赖,批评印度继续从俄罗斯购买石油尤其令人恼火。他们也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制裁言论显得多么虚伪。

  西方言论的虚伪,西方自己意识不到,但更广大的非西方世界都看在眼里,所以迄今联合国190多个成员国当中,有140多个国家未参与对俄制裁,美国《华尔街日报》都不得不感慨:西方“正经历前所未有的孤立”。